0

谁在害怕中国的4万亿外汇储备及其威慑力

Posted by icdt on 2014年8月1日 in 焦点新闻 |



时下外汇储备内外之困的讨论正热。外汇储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也有观点认为,现在外汇储备过多,给对内通货膨胀、对外人民币升值都造成巨大压力,或者会因为贬值风险而受制于人。
6月初,孟凡辰受母校同济大学经管学院EMBA中心之邀,做了一场《欧洲精英的人文素养》的讲座,然而“名不副实”——他借此机会分析中国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如何利用。会后,观察者网针对引起热议的核心观点,采访了孟凡辰,以及同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李奕滨博士。
孟凡辰,中国人。1991年在德国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任美国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副总裁、合伙人,德国西门子中国公司资深副总裁、法国法拉基集团公司副总裁,现任全球知名猎头公司,海德思哲国际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具有在德、中、法等国实务工作经历。

外汇储备是金融核武器
观察者网:关于外汇储备,国内舆论一直有大量的说法,很多说法出自权威机构或有名望的经济学家,比如说,外汇储备给对内通货膨胀、对外人民币升值都造成巨大压力;另外还容易受制于人,美元一旦贬值,损失不可估量。因此有经济学家譬如张维迎就出主意说,外汇储备应该分给老百姓,藏富于民等等。你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李奕滨:国内经济学家关于外汇储备的观点主要是是基于以下逻辑:一是中国的外汇储备的来源是外贸盈余和外商直接投资净流入,即国际收支的双顺差所致。2008年之前,中国一直实行出口强制结售汇制度,出口企业自留的外汇较少,更多的外汇资金以中央银行外汇储备的形式表现出来。
当央行买进外汇时,必须增发等值的基础货币,基础货币通过货币乘数的放大,导致流通中的货币供给量成倍增加,加剧通货膨胀。同时,为了实现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央行只能把外汇储备投资在安全且能随时变现的美国国债和房地产抵押债券上。
但是由于金融危机后,美国大量发行货币,导致美元贬值,加上美债利息本来就低,因此很多政府官员和经济学家认为大量的外汇储备成了中国的负担,陷中国于两难处境:不囤积美元外汇储备,有遭到挤兑引发金融危机的风险;囤积美元,收益率低下,造成资金的浪费。因此有些经济学家提出应该减少中国的外汇储备,变“藏汇于国”为“藏汇于民”。
至于说把外汇储备直接分给老百姓的说法,如果这个观点的初衷是主张央行和外汇管理局减少企业和居民持有外汇和对外投资的限制,“藏汇于民”是可的,如果说是直接分给老百姓,我觉得这个说法是非常荒唐的。因为央行在购买这笔外汇的时候已经支付了对价,不可能再无偿分配给老百姓。

孟凡辰:张教授也许对我们管控这些外汇的官员们放心不下。当然这笔外汇储备操作层面上的保值,确实要求相关决策者具备全球一流经验和能力,熟悉相关对标发达国家的系统和流程。但这笔外汇储备更有一个战略层面的保值问题必须予以回答。
首先让我们用全球视野,来全局性地看一下这4万亿外汇储备的意义。对冷战思维主导的西欧北美政商精英而言,中国的近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其政经体系面临的尚未掌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前一段被泄密的美国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和时任澳大利亚首相对话,表述的正是对中国作为美国最大海外债主的忧虑无奈,也非常典型地表现了西方部分精英对中国崛起充满顾虑甚至敌意:你有钱就是老板,但这是中国GCD组织起的一帮穷人有钱了,我们还得想办法破解。
而对西方世界那些为中国崛起真心拍手叫好,并坚信世界因中国脱贫而共同受益,且因此享受到既得利益的精英和大众而言,这4万亿美元无疑是中国经济未来更好地与发达国家互补共赢,一体化发展的最有效资源。
当然对中国而言,这笔巨额外汇储备是中国普通消费者在1978到2008这30年间,承受了等值人民币额外增发所带来的通胀之苦,所积累的硬通货财富,是在中国举全民之力辛苦致富最直接的阶段性成就。纯粹从理论上或者学术上来讲,外汇储备的累积确实是以过去既有通货膨胀为代价的。但这笔外汇存储造成的通胀影响本身,老百姓在过去30年已经承受了。这笔外汇储备现在实际所代表的,是中国大众已拥有的,对西方实物资产的随时可以兑现的购买权,其未来的任何兑现即对海外产品或资产的购买,是对中国既有通货膨胀的缓解。
现在这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只有利好,而不存在进一步通货膨胀的危险。外汇储备怎么用?实际上,就像马克吐温百万英镑支票故事一样不用最好。因为这四万亿对于中国整体而言实际上是一种金融信用。就像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节衣缩食搞出了原子弹、氢弹作为核战略威慑一样,使我们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保家卫国;这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对中国现有经济发展模式尤其是金融管控模式的威慑性战略保障,世界上任何一个投机者或机构都不能也不敢跟四万亿对赌,以此搞垮我们的股市和打压我们的货币及资产价值。
如果用这四万亿美元作为银行的股本,按照最新尚未全面实施的巴塞尔III银行自有资金的要求,中国可以向海外发行等值于44万亿美金的人民币:如果这么做将是中国缓解已有通货膨胀,将国内巨额堰塞湖般人民币,最大限度释放到全球发达国家的最明智举措。再利用杠杆,保守一点按1:8或1:10的比例,44万亿美元意味着至少可以产生400万亿以上美元的功效。以最近复星收购葡萄牙最大保险公司为例,它投资13.6亿美元购买了其80%股份,且不论其自有资金比例多少,复星由此掌控了该保险公司110到120亿欧元的资产总量。
400万亿是个什么概念?2008年搞得西方世界鸡飞狗跳的全球金融危机,也不过只是约2万亿美金,从公共养老基金、金融企业小股东和纳税人等口袋换位到了欧美极小部分金融精英手里。
所以任何忽悠说要把四万亿支离破碎掉,这完全是为西方敌对精英势力所想所求,如果不是对操作层面保值的畏难,如果不是缺乏西方精英不言而喻的常识共识,就是别有用心。如果真的要回馈老百姓,要减少国内通胀压力,这就要求用其做本金和信用,加快速度加大幅度向全球输出人民币,把国内积累的通货膨胀转移到国外,就要尽可能推动国际买卖优先用人民币来结算。这才是对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战略层面的最好保值。

新鸦片战争?
李奕滨:就像美国那样,将美元外移,美元在国内流通的只有三分之一,三分之二的美元都是在国外,所以美国搞QE,美国国内的通胀压力就没有那么大,反而很多东西都要比国际上包括出厂国还便宜。
观察者网:这就是孟先生说的新鸦片战争吧,100多年前的鸦片战争,是用鸦片,当代的新鸦片战争,武器是美元和日元等发达国家的货币。
孟凡辰:对。最近欧元区央行第一次宣布对欧元区银行存款实施负利率,收取0.1%的负利息。连同美国和日本被打压致零的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发达国家主要货币储蓄拥有者都将面临因通货膨胀而导致的相关财富的实际贬值。在国家层面来看,大量硬通货财富的拥有国,尤其是中东俄国等资源出口国,以及积累了大量发达国家货币财富的中国,将面临货币财富的极大缩水。这就是我在报告中提到的“新鸦片战争”,即发达国家这次通过印发货币打压利率,来实现对拥有其大量其货币财富的国家无硝烟和无声息的掠夺。
所以中国对这一新鸦片战争的应对,和对已有外汇储备战略上的保值,并同时缓解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人民币换外汇硬通货去发达国家购买投资实物实体资产。在国际上,因为已拥有有四万亿外汇储备及其相关信用,别人愿意而且有理由信任人民币,这是人民币输出的充分必要前提。中国人出境去买东西,买奢侈品或者买企业,如果用人民币结算,人民币就流向境外,大大缓解对内贬值对外升值的压力。
中国主流媒体和部分所谓专家有一种说法,即输出人民币的前提是对中国资本管控的放开,这其实很可能有利于西方尤其是美国拥有压倒性优势的金融业,加强对中国外汇储备的有效掌控。德国和日本都是经济强国,但都是金融业的侏儒,原因就是美国金融业在二战后所拥有的与美元地位相匹配的无与伦比竞争力,这最终决定了德国和日本在金融资本市场必须仰美国人的鼻息。中国过去30多年发展的最大成就来源,就是源自于对自己储蓄的有效管控,自力更生,确保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较低的资金成本。
此次美国操纵的乌克兰危机,美国人经历了一个巨大的意外,即中俄10年未达成的天然气合同成功签约。美国副总统拜登面临对这一巨大“负面影响”责难时,无力地辩称这是一个10年谈判的结果。因为如果俄罗斯和中国达成的天然气协议,对亚洲的能源市场会产生价格下行压力,毕竟日本从美国进口的天然气价格,要高出西欧从俄国进口的天然气价格的20%到50%;而长期来看,中俄用卢布或者人民币结算变得极为可能,尤其是如果美国政治和经济上继续打压中俄国际生存空间,这对美元的地位就是巨大的风险和挑战。对中国人民币而言,这是人民币加大走出去幅度的上好契机。

数据来源:人民银行
所以关于外汇储备保值的讨论,首先必须回答的是,如何扩大人民币在国际范围内的使用问题,而不只是人民币资本市场的开放问题。中国政府为此首先必须全面开拓促进人民币在海外的需求,身先士卒以身作则在海外使用人民币。
有一点是肯定的,人民币肯定会成为一个主要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因为中国是全球熟练劳动力和廉价产能输出最多和过剩最多的国家。我们不同于印度劳工的个体输出,中国很大一批劳动力是集体输出,很多是因为政府背景的企业在海外承包了大项目,劳工跟着出去的。像这种工程项目,以及海外采购大型的设备,如果优先考虑用人民币结算,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推动会更有利。

观察者网:这个不是单方面意愿,关键还要对方接受。
孟凡辰:都可以谈判,确实会有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国政府已和许多西方国家央行签订了人民币互换协议,为满足海外人民币需求创造了很好的先决条件。下一步,必须对所有政府和国企参与的国际贸易或投资项目,提出尽可能即优先使用人民币的要求,以此簇生增加海外人民币的有效需求。我们的最大的好处是,有四万亿美元的信用在;另外,他们拿人民币可以买到想要的东西,因为“中国制造”已经随处可见。欧洲各大中央银行都在偷偷把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他们要也要保值,也要赚钱。
观察者网:去年媒体上也曾这样报道过,但为什么是偷偷的,消息源是?
李奕滨:没有人确切知道每个国家的外汇储备的币种结构,这都是秘密,中国的也是。再者由于美元和欧元的不确定性,世界正在向着多币种储备体系过渡,而人民币有望逐渐成为多币种储备体系的重要部分。
孟凡辰:在美国全力打压中国,要求人民币自由兑换并开放资本帐户,且中国满足美国这些预设前提之前,接受人民币作为交易甚至储备货币在西方世界是“政治上犯错撞枪口”,更何况帮助人民币国际化是触犯盟主美国维护美元地位的最大忌讳。我认识一些内部人士,所以了解情况。
储备人民币有两大好处,一,人民币的利率是全球最高的,第二,人民币在年初之后,不止是单向升值了,而且也开始双边浮动。但从长期来讲,通常认为人民币每年是因经济增长可以升值3%左右,再加上利率水平的差额,收益就有4%~6%。所以我加入法国拉法基之后,就建议拉法基在香港发人民币债券;他们很聪明,没向市场公开发,而是给公司的大股东定向发,后来这只债券相对欧元投资者的实际收益率可高达15%。
在这种大环境下,人民币走出去,投资者是愿意要的,但问题就是,我们必须有组织、有协调的去做。但国内很多经济学家实际上都在忽悠中国政府,自己黑自己,要求干脆将这四万亿分掉算了,其荒唐至极等同于如此说法:中国不应该继续持有核武器,中华民族爱好和平,而这类武器是对和平的最大威胁!如果人民币在中国资本和汇率管控开放前,在多数主要西方国家成为贸易结算和投资货币,那么中国就赢得了这场新鸦片战争,中国外汇储备的保值就不会再是什么问题了。

有组织有协调地走出去
观察者网:按你的思路,首先要有战略的眼光,走出去去海外买企业;第二就是具体的执行层面,我们要有组织有纪律有协调的走出去投资。目前很多企业在海外都是在单干,尤其是在亚非拉的一些国家,因为他们的政治动乱,而我们的政治外交上又一直采取不干预别国内政的立场,间接上使得我们的企业遭受很多损失。
孟凡辰:对,比如利比亚,中国企业项目遭受了很大损失。按照欧洲人的思路,面临北约狂轰滥炸时我们完全可以放几个防空导弹系统在这些国家的项目现场——中国政府申明,这是保护我自己的海外资产——这完全是西方人的逻辑和游戏规则,人家不会指责你侵犯主权,在西方精英看来,这是很正常的做法。
观察者网:中国企业在海外做一些大的买卖,海外媒体动辄就会提“中国威胁论”,在自己的海域捞个鱼都会变成外交事件,如果来一个军事行动,你想过后果么?
孟凡辰:中国在南海保护深海钻进平台与越南发生冲突,你知道西方精英的不言而喻的思考模式是什么?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中国军舰可以开进去,你守得住就是你的能耐”,这就是西方世界的逻辑和既有游戏规则。以前中国想要做的事做不到,只能当阿Q,现在如果你在争端领地去争取自己的利益,能做到,人家就服你。这就是按照西方的规矩在出牌的。FT曾经发文谴责中国在南海的举动,但文章下面的网友评论一边倒支持中国。就像普京抢走克里米亚之后,德国一份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认同理解普京占多数。
在西方世界通行的就是利益主导的强权逻辑,为什么德国总理被监听其能源供应被美国借乌克兰搅局而无可奈何,美国人核武器放在德国,在德国仍有数量不菲的驻军。国与国的利益纠纷和相关外交事件中没有对和错。就像打马尔维纳斯群岛一样,阿根廷打得过英国,马岛就属于你,打不过就贻笑大方。
观察者:你的意思是说,去海外投资,我们应该学美国,美国人搞海外投资,政客和商界都是抱团捆绑在一起的,政客时刻为他们的企业争取利益。比如说?
孟凡辰:我在任西门子海外最大运营基地上海总经理时,美国通用电气正常竞争不过我们时,美国驻华大使或有关人员就会飞抵上海给相关决策者施压。2007年的西门子丑闻也是很好的例子。美国司法部调查西门子是不是违背了美国的法律,甚至西门子在中国贿赂了谁的消息也源自美国。当时通用电气受金融危机所累,快要破产了,美国政府出钱救急,有了这起丑闻也就部分转移了全球公众的视线。当然,这同时也是为了削弱西门子了,当时通用电气在全球根本竞争不过西门子。
中国要做到这一点,肯定需要一个过程,但中国已有一个全球最有竞争力的庞大公务员队伍,不利用好太有负纳税国民和企业。

观察者网:你还说,我们不能总在躲在那些“犄角旮旯”的国家做投资,还是要去西方发达国家去,比如购买IMB,购买沃尔沃,按照西方发达国家的思路逻辑出牌。不过,现在政治层面上,新领导人提出要发展“海上丝绸之路”,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避免和美欧的各种贸易摩擦,要开辟新战场。
孟凡辰:贸易摩擦的实质是把你挡在国门之外,但是如果我们到了“敌后区”就是另外一种状况了。我们不一定非要收购和参股最大的企业,但是二三线的企业是可以的。通用电气买不下来,或者不让买,但是通用电气核心的供应商,两三级企业可以去收购和参股。
现在到亚非拉等地去投资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亚非拉之所以发展不起来是有原因的。一个最核心的原因就是,那里的既得利益者也是与西方垄断利益捆绑的,我们不要幻想在那边就能够解决问题。反而我们的投资到西方最发达国家是最受保护的,因为那边法规是最健全的,那边的经济、政治和所有的文化都是保护投资者,保护有钱人的。
但问题是,如果你去了之后,还是像阿庆嫂一样,开中国餐馆做点小生意,仍保持只打工不做老板的心态是不行的。不要再像以前只是买奢侈品、买飞机,而是要买造奢侈品的企业,买造飞机的企业。
两个多月前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参加一个中国经济和投资顶级研讨会,遇到了李书福的搭档沃尔沃的副董事长。无论是私下沟通还是公开发言,瑞典凡了解中国的商界精英们,无不为中国帮助其汽车工业尤其利用中国市场复兴而欢欣,为萨博有意被中国企业收购但遭到美国通用阻挠至今半死不活而感慨。
中国人有钱了,要多学习吉利收购沃尔沃,学习联想收购IBM。做外国人的老板,真正提升自己才能让别人服你。这才是中国转型发展的要求,这才是全球最生机勃勃的中国经济的真正转型发展的方向。

观察者网:不过,坦率地说,我们的绝大多数民营企业还没有做好走出去的准备,这一方面需要国际化视野,还要具备足够多的国际化人才。有一个报道说,中国矿业领域海外收购,95%都是失败的。
李奕滨:国内媒体也经常这么宣传:中国资本出去买企业,目的地国家会有很多限制,或者是到国外收购了一家企业,整合的时候文化障碍很多。
孟凡辰:对,这的确是个大问题。首先从国家的层面来讲,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也正是中国之前所有赶超的发展中国家,包括日本和港台地区企业曾经面临的发展陷阱:有钱后自己没有在发达国家做老板的意识和自信,从一开始就自我否定。
美国要遏制中国的崛起,就必须把中国的钱封杀在中国,或诱惑其在发达国家市场荒费掉。一旦中国企业和实体甚至精英个人带钱跑到美国西欧,投资参与其经济实体活动,并成为他们既得和未来利益的一部分,美国具有冷战思维的精英们就将面临必须先否定本国现行运作机制和模式,才能遏制封杀中国的难题。
如果想明白了,我们有组织有纪律地搞人民币输出,美国人是玩不过的,因为在西方现行政治经济体系中所有法规都是保护有钱人利益的,况且民选政体就是献金政治,有钱就有权;另外中国外汇储备总量如此之大,背后有人操盘且着眼长远,就能无坚不摧,无往不利。
尽管欧美企业保护主义盛行,有些东西不让你买,但我们可以买他们不限制的。中国人很聪明,只要方向正确我们总是能找得到办法的;如何做,对有五千年文明积累的中华民族来讲,不是一个驾驭不了的难题。
另外,你不能只看到失败案例。我们做国际一流企业具体管理工作的,首先寻求参照的是成功案例,为什么联想收购IBM能成功,吉列收购沃尔沃能成功等等。民营企业家觉得自己实力不够,可以和国有企业抱团,也可以找政府协调,有组织的走出去投资。

发表评论

版权所有 © 2009-2020 我点故事| 进化日记| 安居乐YE| 我是高手| WO.GS 本人保留本站所有权利

域名投资,一玩就是十年。
注册,只在一瞬之间。
续费,偏爱一次多年。
域名N个,但每个域名都值得赞颂千篇:
a.cx / q.st / z.st / 6.ls / n.srl / ye.ee / sh.vc / ai.st / ai.gy / vr.st
wo.gs / gj.ci / gs.ci / lx.ci / xs.ci / mo.city / bao.city / zis.cc
am6.cn / fei.ee / zai.ee / chen.ee / yuan.ee / shc.ren
ico.ci / xin.gd / xin.mx / xin.st / xin.sx / riso.vip / china.lt
iam.xin / vox.xin / tele.xin / yxgs.xin / zghd.xin / ebank.xin
csb.wang / 173.pm / wei.st / pco.ltd
All Includ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备案号: 沪ICP备15005899号-1
中华人民共和国备案号: 沪ICP备15005899号-2
中华人民共和国备案号: 沪ICP备15005899号-3

Top